法律咨询热线
138-0149-8362

溧阳律师网

狄东良律师

了解律师

律师简介

ABOUT

狄东良,男,中华律师协会会员,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法学专业,现任职于江苏顺邦律师事务所执业律...
点击这里

业务领域

serviceS

刑事辩护债权债务劳动工伤交通事故
点击这里

在线咨询

CONSULTING

律师看到你的咨询信息后会立即回复,或者请您稍后再拨打律师电话。
点击这里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提供详细的律所地址和地理位置信息,或可先拨打咨询热线进行预约。
点击这里
您现在的位置是:溧阳律师网>劳动工伤>正文

冒名入职遭工伤,基金不付的部分单位赔不赔?法官这样判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8-11-07

冒名入职遭工伤,基金不付的部分单位赔不赔?法官这样判

2018-11-06 狄东良律师   法智小程序


案例要旨

  劳动者冒用他人名义入职,无法获得工伤保险赔偿,是由劳动者冒名这一重大过错行为造成的,应由劳动者自行承担责任,用人单位无需承担原应由工伤保险支付的赔偿责任,但对本应由单位支付的停工留薪期工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等则仍需赔偿。


原审判决认定:


2013年6月20日,大王冒用其弟“小王”的名义与卓达公司签订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书一份,约定合同期限自2013年5月20日起至2016年5月19日,大王从事生产岗位工作,执行综合计算工时制,实行计件工资。


2014年8月12日,大王因工受伤,经医院16天住院治疗,入院诊断为右前臂挫伤感染,尺骨骨折;出院诊断为右前臂挫伤伴感染,右侧尺骨骨刺骨折,右侧第9、10肋骨骨折。大王原就医时使用的是“小王”名字。大王支出医疗费994.50元,支出交通费221元。卓达公司为大王垫付了医疗费15175.57元。大王伤前月平均工资3536.12元。


2015年3月6日,人社局向卓达公司发出《关于撤销小王工伤认定的决定》,该决定载明:经查明大王在2013年5月20日拿小王的身份证到卓达公司上班,小王未在卓达公司上过班,也未在卓达公司受过伤,决定撤销小王工伤认定决定(杭萧人社工伤认定(2014)A2909号)。


据2015年3月10日的杭州市社会保险参保证明显示:卓达公司于2013年6月至2014年12月为小王参加社会保险。2015年1月21日,大王向卓达公司借到现金2000元。2015年1月28日,大王向卓达公司借到现金3000元。2015年2月11日向卓达公司借到现金2000元。大王共向卓达公司借款7000元。卓达公司已支付大王停工留薪期工资6487元。大王、卓达公司双方共同于2015年1月26日向杭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该委于2015年2月4日认定大王因工致残程度为九级。


2015年2月13日,大王以卓达公司未为其缴纳社会保险为由向卓达公司邮寄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书。大王于2015年2月13日向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委于同日以因无权管辖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大王不服起诉至原审法院。2015年6月17日,大王之伤被人社局认定为工伤。大王于2015年2月25日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因卓达公司未依法为大王缴纳社会保险,与卓达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并由卓达公司支付大王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10304.3元;2.由卓达公司支付大王工伤保险待遇……;4.卓达公司为大王依法补缴2013年5月20日至双方解除劳动关系之日的社会保险。
  

原审法院认为:


按法律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依法为劳动者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本案大王冒用其弟“小王”身份信息与卓达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卓达公司在未知情的情况下以“小王”名义参加社会保险并缴纳社会保险费,卓达公司投保对象真实意思为公司职工即大王,而不是与公司不具备劳动关系的“小王”。本案中,大王已经相关部门认定为工伤,相关社会保险关系如何认定应由当地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决定是否改变原具体行政行为。大王主张要求卓达公司支付医疗费、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住院伙食补助费、医疗费、交通费的诉请纳入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以及大王要求卓达公司为其补缴2013年5月20日至双方解除劳动关系之日的社会保险的诉请,均不属于劳动争议受案范围,原审法院不作审理,大王可另行提起行政之诉。大王之伤被认定为工伤后,有权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大王要求卓达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诉请,符合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情形,故对该诉请,原审法院予以支持。


大王要求卓达公司支付加班费,但未提交相应的证据,故原审法院对大王的该诉请不予支持。


据此,原审法院判决:一、卓达公司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尚应支付大王停工留薪期待遇6775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4837.68元、护理费1951.2元、经济补偿金7072.24元共计30636.12元;二、驳回大王其余的诉讼请求。


宣判后,大王不服,提起上诉称:


一、原审法院认定下列事实错误,并违法了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之规定。


……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中,大王已经相关部门认定为工伤,相关社会保险关系如何认定应当由当地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决定是否改变原具体行政行为”。与“大王主张要求卓达公司支付医疗费------交通费诉请纳入工伤保险基金支付”认定,与事实和法律不符。首先,原审法院一方面,明知卓达公司在原审时已明确无法向相应的社保部门申请工伤待遇的情况;又查明了大王与社保缴费名义人相分离的状况,且未对工伤保险关系是否可变更给予明晰的前提下。另一方面,又将大王依法应享受的相应工伤保险待遇认为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显然,在名义缴费人的工伤保险关系是否可变更为大王不明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据何判定相应工伤待遇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却与《工伤保险条例》第62条之规定相违背。其次,本案属于劳动争议的范畴,在事实劳动关系的状态下,只要劳动者付出了劳动,而劳动的成果又归与用人单位,用人单位就应当支付相应的报酬,那么,在劳动者因工负伤时,用人单位亦应保证劳动者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等法律法规享受到规定的工伤待遇。诚然,由于大王冒用其兄弟小王的名义在卓达公司工作,卓达公司也以小王的名义为其缴纳了一定期限的相关保险费用,但存在实际劳动者与缴费名义人分离的状况。该状况的发生,虽然,大王在情理上有一定的过错,但比照国务院令364号《禁止使用童工规定》第四条“用人单位招用人员时,必须核查被招用人员的身份证”。该条款纵然是《禁止使用童工规定》中的行政法规条款,但也是用人单位在招用人员时必须履行的法定义务。从企业管理而言,大王出生于1962年11月,其冒用的小王出生于1972年6月,不但俩人出生时间相差近10年之久,且身份证面部特征又存在明显区别,用人单位的招聘专员必须持证上岗又是规章早已规定的事实;结合大王于2013年5月20日进入卓达公司工作至2014年8月12日发生工伤事故,工作期间长达一年零二个月22天,卓达公司可以发现而没有发现,从管理上也存在一定的疏忽大意的过失。综上,基于维护劳动者法定权益和保护弱势群体的立法精神,在不能办理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大王对应工伤保险待遇的情况下,卓达公司应当承担全部工伤保险待遇的给付责任,以示公允,更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等法律法规之规定。二、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原审法院认为:“以及大王要求卓达公司为其补缴2013年5月20日至双方解除劳动关系之日的社会保险的诉请,均不属于劳动争议的受案范围,本院不作处理,大王可另行提起行政之诉”。对此,与《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条规定的适用范围相抵触。在本案中,如原审法院认为从2013年6月至12月卓达公司已为名义缴费人小王缴纳了社会保险费符合法律规定,那么,大王2013年5月20日至31日,和2015年1月1日至2015年2月4日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期间,卓达公司既没有为大王、也没有为其冒用名义人缴纳社会保险的期间,大王的主张,既符合《劳动法》第72条之规定,又符合《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和浙江省人大常委会于2015年12月4日通过,2016年1月1日起施行的《浙江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条例》第2条和37条明确的社会保险及社会保险费补缴属于劳动争议案的审理范围之规定。显然,原审法院对此诉请的认为,应属法律适用不当。
  

二审法院认为:


我国对于工伤损害赔偿实行社会化的工伤保险制度,因为劳动者冒用他人名义,使得劳动者不是工伤保险中的被保险人,无法获得工伤保险赔偿,这是劳动者冒名这一重大过错行为造成的,应由劳动者自行承担责任用人单位无需承担原应由工伤保险支付的赔偿责任。但是,对于本应由用人单位支付的停工留薪期工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等,则用人单位仍需赔偿。本案中,大王冒用他人名义与卓达公司建立劳动关系,而卓达公司在大王发生工伤事故之前已经按照规定为大王所冒用的“小王”参加了社会保险并缴纳了社会保险费,故而关于工伤保险待遇中应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的部分,卓达公司无需承担责任,大王要求卓达公司补缴社会保险的请求亦不应支持。对于大王停工留薪期待遇、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护理费和经济补偿金,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异议,本院予以确认。综上,大王的上诉意见不能成立。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来源:网络

声明

本平台所推送内容除署名外均来自于网络,仅供学术探讨和信息共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